客户服务
live chat
澳门娱乐新闻
首页 > 澳门娱乐新闻
张辉谈黄花梨架子床鉴藏
加入时间:2016/5/21 作者:Admin

  对于明式家具,最多的说法是画桌、画案等“书房”用器最珍贵,隐喻着卧室用具最无品。而在诸多的古典家具的研究文字中,我们也看不到任何对架子床、镜台一类华美秾丽卧室之物的关注,而所谓“书房(文房)家具”则普通受到各类文字的青睐。

  其实,诸如架子床、镜台、衣架等物是明式家具中需珍视的一类。其工艺成就、观赏价值极高,而且更集中、更典型地反映了当时黄花梨家具消费的社会场景和生 长环境。这些卧房之具是古典家具的全息体。由于架子床在古代家具中的特殊意义和地位,当年生产和当今存世均有相当大的数量。

  除拔步床之外,架子床代表了最多的部件生产、最繁杂的组合工艺。在装饰上,它总是代表攒框装板、攒斗、透雕、浮雕等各类装饰手段的最先行步伐。它们的工艺成就最高,审美价值最丰富。

  架子床在明式家具中形象煊赫,骄傲的姿态非常阳光地写在脸上。在视觉审美上,它具有明式家具各式风格,诸例咸备,体现了传统美学方方面面的特征。

  王世襄借鉴晚唐司空图《二十四诗品》之体,为明式家具之妙者列出“十六品”,也为劣者列出“八病”。十六品为简练、淳朴、厚拙、凝重、雄伟、圆浑、沉 稳、秾华、文绮、妍秀、劲挺、柔婉、空灵、玲珑、典雅、清新;八病为繁琐、赘复、臃肿、滞郁、纤巧、悖谬、失位、俚俗。这是对整个明式家具审美的系统价值 评判。

  《四库全书总目提要》称司空图《二十四诗品》:“诸体必备,不主一格”。

  《二十四诗品》每品以十二句四言韵语形象地描述了各个艺术风格的特征品目为:雄浑、冲淡、纤浓、深著、高古、典雅、洗练、劲健、绮丽、自然、含蓄、豪放、精神、缜密、疏野、清奇、委曲、实境、悲概、形容、超诣、飘逸、旷达、流动。

清早期 黄花梨架子床

  从明式家具整体发展过程看,架子床也涵容了林林总总各端风格,审美性格丰富多样,诸体毕备。

  你可以看到秾丽、华贵,也可见文绮、清新;有妍秀,有典雅、也有淳朴;厚拙中有灵动,凝重中寓柔婉;雄伟圆浑之体,空灵玲珑之貌,皆有具象,以符其名。 架子床以一己系列,迎战一套杰出的艺术理论的分类,能量超大,容载广博。它是明式家具中的异物,如“外星来客”,不同凡响。

  架子床的制作就是不同买家之间、不同生产作坊之间不动声响的比武大会。这在明晚期已完全展现,清早期乃至更后,益发突显。买家或订制者间的排场会战,激励了匠师们的才智比拼。你无我有,你有我多我好;围子上你一层装饰,我分二层,乃至三层。

  各种早期明式家具制作用料一向谨慎。但在黄花梨架子床身上,古人常态尽失, 开局之始,制作心态便可以谓之“疯狂”。其后更是“踵事而增华,变本而加厉”。

清早期 黄花梨架子床

  买者千金一掷的笃定,要最贵又要最好,要更胜一筹。古人在床榻之上,或者说卧室家具身上,放的本钱最大。通过市场优化成就出今天我们见到的一件件赏心悦目的嘉构。

  架子床是古人晚间休息用具,本来就是用者生活中最亲密的伴侣, 李渔在《闲情偶寄》“床帐”一节:说:“人生百年,所历之事,日居其半,夜居其半。日间所处之地,或堂或庑,或舟或车,总无一定之在;而夜间所处,则止有 一床。是床也者,乃我半生相共之物,较之结发糟糠,犹分先后者也。”从某一角度,床是与人身接触时间最多的家具。

  床又是孕育生命生产子嗣之所,所以是宗法社会中最重要的家庭用具。它最能体现世俗人性和人情的要求。这可能连李渔都未讲得那么直接,但海量的高品质实物无疑证明了此点。

  架子床这类大型卧室家具,价格高昂,置办费用对任何家庭都是不小的消费开支,一般多为婚娶陪嫁中购进。其上龙凤呈祥、子母螭龙(苍龙教子)、榴开百子、喜鹊登枝、鸳鸯莲叶、鸾凤呈祥等图案透露了这个玄机。

清早期 黄花梨架子床

  购入高品质家具是婚姻活动的特点,这是古今中外人类的共性。

  架子床体现了古人一系列家庭价值观念和对享受、审美的要求,同时它又带有更多的无形价值,是主人经济实力的体现,是夸示财富、显摆家境的大载体。它在展示地位,获取名誉和区分社会阶层的功能上是最佳工具。所以它是婚嫁中最引人注目的旗帜性家具。

  它更深层地凝结着财富炫耀和身份象征的社会意识,是人们最投入、最重视的家具制作,这是架子床不断精美秾丽、繁华绚烂的重要原因,也使架子床更深度地走向奢侈化。与其性质相近的家具还有镜架、衣架、盆架、火盆架、闷户橱等。

清早期 黄花梨架子床

  因为卧房之具,而非“书房”之品,况且夸奇斗巧、雕缋满眼,不涉雅意,长期以来架子床被“有罪推论”。“不雅”,就有了毛病,就打入另册。明式架子床个 中玄妙,无人过问。好像有人能从“书房”家具中找到梅兰竹菊、岁寒三友的高风亮节,发现孔孟老庄以及中华文明的所有宏门大道的博大精深。但架子床园子中的 满园春色中,因为寻不到任何的清雅,多少人失语了。

  达则兼济天下,穷则独善其身。这固然为古今都大力弘扬的正能量之理想和口号。但是,温柔富贵之乡则是大多常人的生活梦想,享受美好的家具何尝不是代表着人们对生活富庶的追求。

  站在无数例架子床前,最鲜明的感受是,明式家具所谓“光素简约”的城堡在此几乎不曾存在,或完全彻底地被攻破。装饰主义的大旗高立城头,猎猎作响,旗下龙凤飞舞蹁跹,瑞草祥卉如沐春风。城墙上,大写着:人性的证明,人间烟火的胜利。

  张辉简介:

  毕业于山东大学历史系考古专业,先后任职河北省博物馆、河北教育出版社。1994年后,在北京多家出版社任策划组稿编辑,并创建北京紫都苑图书发行公 司。著有《曾国藩之谜》(经济日报出版社),主编《曾国藩全集》(中国致公出版社)、《中国通史》(中国档案出版社)、《中国名画全集》(京华出版社)、 《古董收藏价格书系》(远方出版社)等著作。从2000年开始,从事明清家具、文玩古董收藏和研究,现为三家专业艺术媒体专栏作家。

  来源:雅昌艺术网(www.artron.net)

(原标题 张辉:黄花梨架子床—人间烟火的胜利)

相关的主题文章:

CopyRight @ 2007-2015 澳门新葡京-娱乐 版权唯一所有